4月
21
2008

【转】洗澡是件很不私人的事

很老的文章了,不过有意思

对于我而言,洗澡是件挺痛苦的事情,而且这种痛苦还千姿百态,变着花样折腾人。我这么说并非是心血来潮——就在刚才,我还被热水狠狠的烫了一下,然后趁着大脑被烫得发热的劲头,赶快回顾一下自己的洗澡史,结果不得不承认,我这30年的洗澡经验实在是惨不忍赌,并深刻的影响了自己的世界观。

  准确说,最初我是没有什么洗澡能力的,这点活得由母亲来完成。当我还穿开裆裤时,就饱受洗澡之苦。那时候还没有热水器,每隔几天母亲就会烧一大锅水,然后再倒进大木盆里。那通常是晚上,每当我昏昏欲睡时,母亲就把我捉住脱光,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扔进木盆里。几乎在同时,我被烫得精神抖擞,大呼小叫的拼命挣扎,而母亲更加精神抖擞,掐着我的脖子给我搓身体,全然不顾我的主观意志和个人隐私。所以说,我总感觉那时候洗澡的过程就如同被凌辱的过程,从此以后,我十分痛恨洗澡,顺便连热水一起恨上了,难得有兴致喝一次热水。若干年以后,每当我看见别人杀了鸡、在热水盆拔鸡毛的时候,我都很心酸的联想起小时候洗澡的悲惨经历。

  好在人总是要长大的,某一日我义正词严的向母亲提出抗议,并坚决要求跟着父亲去澡堂子里洗澡。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——这可能是我的错觉——我兴高采烈的跟着父亲去了澡堂子,那神气万分的样子,就如同要参加一场盛宴。可惜我理想主义的梦想很快就破灭了。当我窜到澡堂子里时,立即被那种场面吓坏了——在热气腾腾的大浴池里,坐满了赤条条的成年人,在我这个小不点看来,我就好象是闯进了一个挤满了河马的河里,而我就是一只弱不禁风的小河马。更关键的是,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壮观的场面,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器官,同时也没有什么心理准备,所以惊恐万分,几乎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。等我终于想起自己是来洗澡的,又突然发现父亲不见了。这时我又发现了另外一个真理,在一堆穿着衣服的人中间寻找赤裸者是容易的,可是,要想在一大堆赤条条的人当中寻找一个同样不穿衣服的人,实在是太艰难了。所以,我花了不少时间,紧张兮兮的分辨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脑袋。

  现在想起来,公共浴室实在是个很不人道的地方。按道理说,洗澡是件很私人的事,结果一群陌生人混杂在一起,你搓你的,我泡我的,穿了几年衣服才培养起的那点尊严,一瞬间都给撕破了。后来我就开始惧怕去澡堂子了,只在高二的时候去了一次——那时候有个死党非要拉我去,还说是请客。我明白他的意思,他是想找个搓背的。结果我依旧是狼狈不堪,因为我无论如何也脱不下最后那块遮羞布,最后就穿着小内裤下水了。叫我始料未及的是,别人都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我,就如同我是个外星人,所以说,人的偏见是可怕的,假如别人都赤条条的,而你还遮着掩着,你不但是有毛病的,而且还是罪大恶极的。不过那时候我没想到那么多道理,我只得面红耳赤的向死党解释说,我准备连内裤一起洗了。

  所谓新仇旧恨,我越发开始厌恶当众洗澡。好不容易混到大学里,我还是逃不掉悲惨的命运。那时候,我们每层楼都有个水房,中午一到,水房里就热闹非凡,泼水声、唱歌声四处飞扬。我只得坐在走廊里,眼巴巴的看着一条又一条的物质趾高气昂的从我面前窜过。等到午夜时分,我就偷偷摸摸的拎着盆子洗澡去了。那个破水房阴森森的,灯光时明时暗,而我们宿舍的那些坏家伙又喜欢讲鬼故事,鬼故事又通常发生在水房,所以搞得我心惊肉跳的,还没等泼冷水,就已经毛骨悚然。好在我从来没邂逅过恶鬼,只有一次,一个长头发兄弟跑到里面撒尿,我吓得大叫一声,其实他也被我吓得半死——他把我当成鬼了。

  最后终于有了家,从此告别做贼一般的洗澡历史。家人问,装什么牌子的热水器?我大手一挥,装最好的。本来我以为可以幸福快乐的洗澡了,可恨的是,我那点小梦想依旧遥不可及。不知道为什么,每当煤气罐里的煤气快用光的时候,就刚好轮到我洗澡。第一次水突然凉下去时,我还大叫晦气,等到第二次、第三次以后,我就心境凄凉的接受了这个事实。更可恨的事,家里人要洗澡,一般先怂恿我去洗上一洗,然后等待我顶着一头的泡沫出来换煤气。所以每次洗澡,我都感觉悲壮异常,有点英勇就义的意思。

  后来听我母亲说,她在家里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,我就很欣慰——起码那东西没有煤气罐那么反复无常。某次率领岳父一家人去老家度假,我很自信的指导他们使用这个热水器洗澡。这次我聪明了很多,让他们先去洗。最后,我才发现我又犯了一个大错误,那天太阳的那点光和热都被他们给消耗了,轮到我的时候,依旧是冷水。更叫我恼火的是,我还不能叫别人知道我是如此的失败。当母亲满脸期待的询问我使用感想时,我还得装出很惊喜的样子,一口气说出三个“很好”。

  所以说,我是饱受洗澡折磨的,也就有了痛恨洗澡的理由。问题是,你可以不洗澡,别人却坚决要求你洗澡。你可以给自己找出若干个不洗澡的理由,别人可以给你找出更多的需要洗澡的理由。而一旦这个人和你的关系非同小可,你就在劫难逃了。我感觉我找的理由都挺正当的,比如,经常洗澡,皮肤就会因为失去油脂而干裂;比如,我鼻子常年不通气,所以洗脑袋的时候,就不得不张着嘴巴呼吸,然后那些水就都顺着嘴流进去了,有突然呛死的可能;再比如说,洗澡会消耗很多资源,包括煤气、水和各种液,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把这些都节省下来,去救济非洲兄弟呢?但是,越是和你亲密的人就越不讲理,对方只需说一句“那你就睡地板吧”,你就得在五秒钟之内窜进浴室。有一次我没及时窜进去,还在和对方探讨着——脑袋是可以干洗的,衣服也是可以干洗的,我洗澡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干洗?结果我就看见一只拖鞋咻的一下冲我飞了过来。

  按照我的想法,你或许喜欢洗澡,并能从洗澡上得到快感,但是我不行,非但没有生理上的快感,还有精神上的折磨,所以我是有权利不洗澡的。但是,我还是社会的一份子,我还得为别人的嗅觉体验负责,所以不洗澡的人是不道德的。从这个角度看,我这些年洗的澡,基本上都是为别人洗的——洗澡虽然形式上有了私人性,但是其本质却是代表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。这就又涉及了一个问题,我和一堆人凑在一起就算是群体,而我本身又是一个人体——假如以是否愿意洗澡为标准,我还算是个比较另类的个体,那么,群众对个体的包容程度究竟有多少?洗澡还算是个小事情,假如是别的事情呢?仔细想想,心理多少平衡了一把——你洗澡也无非是洗洗上身、洗洗下身,我都洗到形而上去了,再洗下去就有精神分裂直至每天狂洗不已的可能了。过瘾。

  因为说,我本身也是矛盾的,我一方面痛恨着洗澡,另一方面却变得主动洗澡了,而且还洗得兢兢业业。这又说明了一个问题——人长时间被虐待,就会形成心理上的承受模式,长久下去,就有了惯性了——几日不虐,惶恐不安;无人来虐,只好自虐。洗澡是如此,其他的事情也脱不了这个规律。比如做惯了奴才的人,无论是肉体上的奴才还是精神上的奴才,有朝一日别人给他自由了,他还适应不了,哭着嚷着找主子;万一实在是找不到主子了,就找一堆的规矩来压迫自己,搞得别人也鸡犬不宁。

  这时候我就想,好在这仅仅是洗澡。万一是洗脑呢?是不是更可怕?你没有被洗脑,你的观点矫矫不群,那么你就是异类,你不但不可以睡大床,连睡地板的权利估计也都没有了,猪圈里蹲着去吧。所以,要吓唬别人的办法,就是强迫他洗脑——举两个大牌子,让他洗脑二选一。嘿嘿,你准备是干洗呢,还是湿洗呢?

关于作者:moface

博主

留下评论

博客剩余工作

6,优化前台(YSlow) 2,404页面 3,IE6下兼容性问题很大 1,标签小工具行高有点儿问题 4,微博聚合 5,推广工作 7,CDN(cloudflare

分类

访问统计